日记

我们骑单车经过梧桐和香樟夹道的林荫小路,在初夏晚风的静谧中,我看见晚归的行人面无表情和远处高楼的巨大阴影。
我们把车塞进一排东拉西倒的单车中,地铁站涌出的人群将我们推向不确定的地方,你问我:“去哪儿?”。我们在一家光线温暖的咖啡厅坐下,我听见周围陌生人压低声调的交谈声。过于安静的环境反而令人不适,恰到好处的吵杂反而使人踏实。
你说了一些关于自己学生时代的事,而我的经历缺少与你相似的部分。“校园生活很美好。”我只好这样回应你。当你谈到旅行中危险的经历,你的表情并没有害怕,反而是惊奇。你喝完了杯底最后的咖啡,“我说了这么多,换你说。”你诉说的内容大都关于校园生活和旅行中的喜闻乐见,少有菜米油盐。于是我...

日记

人一旦有了欲望,就有了弱点,有弱点的人将背负沉沦的风险。

梦呓(诗歌与性)



写醉卧在河流上的木头和埋在土里的根
写草原上牧羊的皮鞭和暗夜的蜡烛
写古罗马圆形建筑的中心和赤裸的雕塑
写古希腊口中的情色童话和繁殖文明
写江南水乡的吴侬软语和旗袍下的瓷器
写大西北肉夹馍的干枯和饮水的源头
写人类延续的本质和宗教斥责的产物
写社会表皮下的肌理和华美衣物的组成部分
写你
写我
写你怯弱的水流和睡在你沙漠眼睛中的我

2018年4月26日深夜于武汉

夜鸣(失眠听夜语)

草丛中埋伏的蛙虫
汇报一个白天的敌情

墙头上的猫
将余下的春色摁入肺里

语言不通
也听得懂

一声有关生存
一声有关欲望
2018年4月26日凌晨于工农路

断头台

起初一百万士兵高举大旗
兄弟们手无寸铁
与马的尸体同葬在肤施山脉
一万年的城墙又厚又旧
只罢打光四亿梭染血的子弹
也打不光五千年的心有不甘
将头颅立于断头台上
血染江山
女人和孩子围坐断头台
东边的嗑瓜子拍手称快
西边的胃吃不下中国的好菜
2018年4月26日凌晨于工农路

红色的


国旗是红色的
被烈日灼伤的皮肤
是农民红色的皮肤
炼钢车间双手的老茧
敲响一声是红色的
一梭子弹穿膛而过
洒落人间的红色
欲望是红色的
理想伪装成绚烂的色彩
终究还是红色的
最初只有手中红色的枪
握不住的笔也是红色的
一百年前深吸一口气
寒冬吐出的雾也红
2018年4月26日凌晨于工农路

日记:西藏以西(我曾意淫你)

物质生活的丰富无法弥补精神生活的匮乏。

临睡前查阅了有关西藏的历史,了解甚少,缺一本书或一个人怂恿我去西藏,写下一首《西藏以西》。(为什么以西不以东?因为以西押韵。)
玛布日山中的千年荣枯
日喀则绒布寺的宗教传说
林芝的毒虫居住的隐秘之境
阿里游魂口中蛊惑人心的语言
昌都金沙江横断的通天之路
邦达村庄茶马古道的马蹄印
……
人们口中的幸福无非是幻想变为现实,无非是打捞出湖心的月亮,无非是粉饰镜中逐渐衰老的自己。
尽管有些人的外表足以蒙蔽所有人,误以为他们不曾阅历社会。可欺人易,自欺难,我将步入而立之年。
人之所以痛苦皆因为欲望,关于膨胀的野心和难以遏制的性欲。

一个欲求不得的人,千万不能说真话。

2018年4月26...

我羡慕那群母羊

我羡慕那群母羊

在低洼地啃青草 享受南来风

她们都有饱满的乳头和在村头

就能闻到的膻味

我一直嫉妒她们奶水荡漾

很女人很女人地生了一只又一只小羊

并奶大了我的表弟

我青春年少时

她们从未被吃空过

也没人能猜出她们的年龄

五月病

五月
抵在大山的刀锋上
或倒在云雨的温柔乡
在雨中 我有两次离别
一次坐落在黄金山上
铜臭味历久弥香
另一次出走在苦无海里
彼岸摇摇晃晃
在五月

健康的器官坏死
变质的情欲无药可医

下雨了

你睡在网中

我睡在你的子宫


2018年4月12日工农路

诗性

石头中的梦
窥探四季
一朵野花败
难觅踪迹

摇晃的焰心
风摇火 火摇风
白马吻过
灰烬如你

高墙囚徒
手铐起舞
枪炮上膛
瞄准 红色的鲤鱼

你不饮水 不食火
不发梦
枯守花芯
落秋天的雨

万花筒中
七彩碎片
不染相思病
等我进入你

2018年3月3日于关山

© 杀敛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