断头台

起初一百万士兵高举大旗
兄弟们手无寸铁
与马的尸体同葬在肤施山脉
一万年的城墙又厚又旧
只罢打光四亿梭染血的子弹
也打不光五千年的心有不甘
将头颅立于断头台上
血染江山
女人和孩子围坐断头台
东边的嗑瓜子拍手称快
西边的胃吃不下中国的好菜
2018年4月26日凌晨于工农路

红色的


国旗是红色的
被烈日灼伤的皮肤
是农民红色的皮肤
炼钢车间双手的老茧
敲响一声是红色的
一梭子弹穿膛而过
洒落人间的红色
欲望是红色的
理想伪装成绚烂的色彩
终究还是红色的
最初只有手中红色的枪
握不住的笔也是红色的
一百年前深吸一口气
寒冬吐出的雾也红
2018年4月26日凌晨于工农路

我羡慕那群母羊

我羡慕那群母羊

在低洼地啃青草 享受南来风

她们都有饱满的乳头和在村头

就能闻到的膻味

我一直嫉妒她们奶水荡漾

很女人很女人地生了一只又一只小羊

并奶大了我的表弟

我青春年少时

她们从未被吃空过

也没人能猜出她们的年龄

五月病

五月
抵在大山的刀锋上
或倒在云雨的温柔乡
在雨中 我有两次离别
一次坐落在黄金山上
铜臭味历久弥香
另一次出走在苦无海里
彼岸摇摇晃晃
在五月

健康的器官坏死
变质的情欲无药可医

下雨了

你睡在网中

我睡在你的子宫


2018年4月12日工农路

诗性

石头中的梦
窥探四季
一朵野花败
难觅踪迹

摇晃的焰心
风摇火 火摇风
白马吻过
灰烬如你

高墙囚徒
手铐起舞
枪炮上膛
瞄准 红色的鲤鱼

你不饮水 不食火
不发梦
枯守花芯
落秋天的雨

万花筒中
七彩碎片
不染相思病
等我进入你

2018年3月3日于关山

断头台

头颅与火与夜的风
光阴与刀与不发的梦

2018年4月12日凌晨于工农路

无题

信仰和欲望刻在刺刀的两面

故乡

故乡是父亲秸秆堆上手中的烟
月半四下无人,田里传来丰收的回音
夜晚,无人彻夜点灯
我无声的故乡

你将故乡的酒桶中注满水,发誓不在深夜饮酒
也同意生活忘掉一些记忆

你放生一条鱼
给它取一个名字,又担心没人再这样喊它
你捕捉一只蜜蜂
给它一个归宿,又害怕它哲伤自己
于是你投下种子,不再问生根与发芽
2018.1.18

© 杀敛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