断头台

头颅与火与夜的风
光阴与刀与不发的梦

2018年4月12日凌晨于工农路

无题

信仰和欲望刻在刺刀的两面

故乡

故乡是父亲秸秆堆上手中的烟
月半四下无人,田里传来丰收的回音
夜晚,无人彻夜点灯
我无声的故乡

你将故乡的酒桶中注满水,发誓不在深夜饮酒
也同意生活忘掉一些记忆

你放生一条鱼
给它取一个名字,又担心没人再这样喊它
你捕捉一只蜜蜂
给它一个归宿,又害怕它哲伤自己
于是你投下种子,不再问生根与发芽
2018.1.18

日记

七年后,我回到故乡,并没有找到归宿感,一切变了样,我也没有因为有了些钱,而变得充实,我和从前一样不安,时而焦灼,好在大体是快乐的。

我这人吧,害怕饥饿甚过孤独,05:26,吃早饭的时间到了。

我将沿着梧桐树夹道的马路出发又回来,和多年前一样折返。而这个时间,城市的路灯还没亮,不过太阳快出来了。

哑城:你在北方,一病十年

無眠詩社:

無眠人·四月诗章


每一次,黑夜在你的眼前睡去

春天的流水声,便从你的血液里

睁开眼睛,此时我听见海

在我眼前击鼓撞钟

 

提醒桃花在春天一遍遍打开自己

就像北风一遍遍在午夜的街头

朗诵冬日的苦酒

——绑架了双腿和舌头的苦酒

 

我看见北方抱着酒桶坐在你的城市

而你坐在自己的牢里

透过别人的眼睛向外望去:

在春天的人世间,我多么自由

 

可是你看,在北方

一切的河流都必须

用自己结冰的血

来埋葬自己

 

今夜,你不敢在木头...

下午

下午坐在岛的中心

岛的中心住着我

风卷着云 

从遥远的对岸吹来 用异乡的口音 

向我诉说一些往事

故乡的老房子破败

后院的铁门生锈了 锁也坏了

却怎么也打不开


有些年 

她喜欢坐在故乡的河岸

听下午唱的歌

而我枯坐在岛的中心

沿着赤贫的海岸线

写一些咸涩的诗


一深一浅 

踩在大地上的

是她的足迹 

许多年以后

风卷着云 带着一些

茫茫人海

抱病而归

而门 怎么也打不开

2016.11.12横琴

无题

你是断桥
我是对岸无桨的船夫
你的肩膀 是折断的桥梁
曾背负过那么多 不背负我

于是在转身的清晨
我成了深山中失语的居民
以沉默  换遥远的异乡人
做了我的客人

请一饮而尽
我为你温的苦酒
醉或不醉 我都愿做一座灯塔
在你的黎明来临前  悄悄倒塌
2016.11.12横琴

无题

不知多少夜晚

我渴望自己是一盏灯

一明一暗

都是为了照亮你

身后的阴影

而我的秘密

藏在炽热的灯芯

2016.11.8横琴

© 杀敛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