待天地之杀,敛也

下午

下午坐在岛的中心

岛的中心住着我

风卷着云 

从遥远的对岸吹来 用异乡的口音 

向我诉说一些往事

故乡的老房子破败

后院的铁门生锈了 锁也坏了

却怎么也打不开


有些年 

她喜欢坐在故乡的河岸

听下午唱的歌

而我枯坐在岛的中心

沿着赤贫的海岸线

写一些咸涩的诗


一深一浅 

踩在大地上的

是她的足迹 

许多年以后

风卷着云 带着一些

茫茫人海

抱病而归

而门 怎么也打不开

2016.11.12横琴

评论
热度(3)

© 杀敛 | Powered by LOFTER